颅内不对称的赌徒先生

自由的思想者

【EC】the Merchant of Wall Street华尔街商人

画一尺经年:

食用指南:


深坑慢填!跳坑需谨慎!作者是个坑货!【不 


今年暑假刚刚入的EC圈,只写过五篇EC短篇骗了一点存在感OTZ,然后在某亲妈的极力游说下,决定不自量力开个坑,主要还是希望通过我的文章认识更多同好的小伙伴啦哈哈。因为lo主是只苦逼的金融狗,于是想要写写看这种类型的文。可能会涉及到一些金融证券方面的知识,所以会填的非常慢。而且我手头还有两个坑【请各位尊礼的小伙伴继续爱我! 这一篇大概会一个月一更?【你滚


 


标签:商战;正剧;高虐(大概);HE;无能力AU


 


序章


 


【华尔街版】


我是个心理医生,我一度觉得这个世界是需要我的,然后却又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无能为力。这个世界有病,生活在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有病。


我有一个病人,他告诉我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往银行存款簿上加数字。我还有一个病人,他告诉我每当他隔着西装布料摸着钱包的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整个人生的乐趣都汇聚于此。我的还有一个病人说的更加露骨,每当他在柜台前清点现金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欲望都在蠢蠢欲动。


我曾经受邀参加过一次所谓上流社会的酒宴,席间的每一个人都恭恭敬敬的叫我教授(事实上我也的确是),眼神中的不屑他们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他们一定在想,“哦,这个穷医生到底是谁请来的”。我抿了口酒,他们都说这是好酒,酒好不好我喝不出,倒是喝出了一股美钞味。他们每个人都变着法子试探别人有多少资产有多少股票,住什么样的房子开什么样的车,整个酒宴被喝的风起云涌波诡云谲。他们嘴上绝不提钱,脑子里想的却都是钱。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句话放在今天也一样合适。


 


但是有没有人曾经告诉过你这样一个真理,永远不要和一个商人谈感情,永远不要和一个商人要真心。以及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永远不要爱上一个商人。


请原谅我用了商人这个词语,而不是其他什么称呼,因为不管职位或头衔如何变化,他们大脑里的东西永远不会变。他们不相信朋友,他们不相信爱情,他们只相信利益,他们只相信自己。


尤其是当他来自纽约市曼哈顿区那条不足十一米宽的街道。


这条狭窄灰暗的街道如同密林,复杂而迷人,吸收着人性所有的恶劣和不堪,包容着不可一世和勃勃野心。


就像俗话说的那样,华尔街的一头挨着河,另一头挨着坟墓。赌徒永不死,金钱永不眠。


从这里走出的男人,他比你想象中的更加英俊多金衣冠楚楚,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巧言令色风度翩翩,却也比你想象中的更加的深不可测不择手段,他们可以蛰伏多年只为一朝再起。


是我太过自信妄图想要改变一个永远不可能改变的人。狼永远是狼,永远不要指望他能够舍弃獠牙去吃素。


……


“啪”的一声,那本褐色羊皮纸封面的日记本被合上了。


 


 


【勒德洛版】


那是一个春日的清晨,气温刚刚好可以只套一件薄毛衣,远处橙红晨曦中的威尔士高地已经冒出星星点点的绿,蒲公英的种子顺风飞走,狗尾草刚刚没到脚踝,庭院中那棵胡桃树长得很高,树叶上昨夜的雨水滴落在牵牛花上。


“Charles!”


那是个少年的声音。


轮椅上的老人将手中的书本合上,调转轮椅。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头发是金棕色的,脸颊上有几颗可爱的小雀斑。


“这周的测验我拿到了满分!”少年跑的气急,脸有些红,将手中的试卷递给老人。


“干的不错,Steven。”老人看了一眼试卷,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又加深了几分。


“那么我的奖励呢?”少年撒娇道。


“难道你的父母没有给你奖励吗?”


“他们才不会给我奖励呢,他们每天就只顾着赚钱。”少年的脸垮了下来,嘟囔道。“而且你上次答应过我的!”


“我答应你什么了?”Charles眼里有狡黠的光一闪而过。


“上次的那个故事……”


“我亲爱的孩子,今天恐怕不行。”Charles脸上的笑意更深,目光却转向了少年身后。


“Lehnsherr先生,早安。”


少年的手不自觉的捏了捏裤子的侧边,别别扭扭道。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今天进来时候没有踩草坪。”


Erik Lehnsherr照例去了趟集市,手里拎着两只油纸袋,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蔬菜。他在两人面前停了下来,冲少年点了点头,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


在Steven眼里,邻居的这一对老夫夫性格大相径庭,他想破脑瓜也想不通他们究竟是如何走到一起的。他至今不敢直视Erik的眼睛,他不苟言笑,总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威严和压迫感。而Charles则完全不同,他平易近人,睿智坦然,他可以直呼他的名字而不用担心会被斥责,他可以告诉Charles自己身边发生的任何事。


“哦,Erik,你看你把他吓成什么样子了。”Charles抱怨道。不等他说下去,对方就微微弯下身来吻了一下他的脸颊,眼底有温柔的笑意。


“腿今天怎么样,还疼么?”Erik低声问道。


“早就没事了,这么紧张兮兮的做什么。”


Erik还要说些什么,一旁的少年突然叫出声来,声音里满是惊喜。“啊!那是什么?”


Charles转过身去,看到草坪上有一团白白的东西正在慢慢移动,却是一只小羊羔,它似乎刚刚学会站立,颤颤巍巍的不敢迈步。


“Erik?”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Erik微笑起来,“有人说,狼永远是狼,永远不要指望他能够舍弃獠牙去吃素。”


“你偷看了我的日记,Erik!”Charles一惊,随即装出生气的样子。


“只是前几天找东西的时候偶尔翻到的。”


“那我猜你一定没有看到最后。”


Erik有些语塞,他的确没有看到最后。


“后来,我并没有将日记写下去,总是觉得文字都太过单薄,又或者是那时的我对未来充满了怀疑。但是现在看来,岁月待我不薄。”Charles幽幽地叹了口气。


“是我们。”Erik纠正道。


两人静静的看着远处草坪上少年和小羊玩耍的身影,十指相扣。


 


“嗯,我们。”


 


——TBC——


 


注:


勒德洛(ludlow)位于英格兰中部,蒂姆河边。距什鲁斯伯里(什罗普郡首府)大约30公里,是什罗普郡北部的主要城镇,始建于中世纪(11世纪后期—12世纪初),距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勒德洛是一座文化重镇,如今镇上已有500座国家级文物。


 

评论

热度(12)

  1. 颅内不对称的赌徒先生Niemandsland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