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内不对称的赌徒先生

自由的思想者

摘纪录:

有人尖刻的嘲讽你,你马上尖酸的回敬他。有人毫无理由的看不起你,你马上轻蔑的鄙视他。有人在你面前大肆炫耀,你马上加倍证明你更厉害。有人对你冷漠,你马上对他冷淡疏远。看,你讨厌的那些人,轻易就把你变成你自己最讨厌的那种样子,这才是“敌人”对你最大的伤害。
——扎西拉姆·多多《喃喃》


感谢推荐

十年前我做过一场梦,梦里我独自漂泊在海上,无桨的木筏压在身下。沈舟混混沌沌,毫无归期,浑浊的雾气升于其上。昼夜相叠或者山色混沌,一切尽是黯淡而安静的。而昨晚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我漂泊在海上。

白轮船以极大的呼啸声转出,遥远的、低而久的一次颠簸,随即停在面前一语不发。在一片沈甸甸的温度与灰烬中,光被撕碎了。你所见的全被撕裂成巨大洪荒而光怪的斑。

如果可以选择,所见到的还是宁可为海盗。

与此同在的是一艘船,船身刻着1688—也许在哲人之前就存在,也许始于麦哲伦。直上天际的龙骨不足以形容它,洁白猎猎的帆紧勾着,黄铜炮狰狞地垂在两侧,裸足的贞洁玛利亚从船舷上走下来,粉面韩春地拥抱施恩于她的恋人。雕像是肌肉纠结的大腿和粗糙疲乏的农妇。

这是一场极为艳丽而活色生香的传达。

那时候海无垠而天碧蓝,而我有一艘船。

直至海面上开始被浮游垃圾铺平,惨败的肢体横陈其上。你甚至可以观测出他们生前饱满的肌理和健康的下颌骨,想象着如何佳人崩溃、死于不意。而我那艘船,拥有烟黄色铜炮接受了玛利亚祝福和一路向上的龙骨的船,被拖入敦刻尔克周围的港,曝尸或者全毁于空袭之中。

我原先想要成就的功绩,无穷无尽的莎翁红,它们铺垫于巨型幕布上。不断流淌和心怀叵测地等待诙谐和分外的宽容。这其实是个烦死人的轮回。只消看一遍便会厌烦。


并非没有恐惧和无望。

是想着我们能在一条舟上,没有食物,没有目的地,没有其他希望,漫无目的地漂泊在海上。我能远远地看着你的脊背,世上只有你我。就算很久之后只能被发现枯骨,我也心甘情愿。

K教授:

河西走廊,祁连山西脉深处。

30余张接片,只有最大尺寸的输出才能还原观感。

Weirdly Adorable:

「通勤殺人事件」




把每天上下班时会看到的标牌整合到了一起,是下午困到发晕时出现在脑子里的主意。把自己拍摄的元素运用到图里,画面就更有亲切感了。到了第二天,重新看到那些标牌和文字出现在周边环境里,都会有处身在故事里的感觉。


#恐怖故事

毒甜的曲风,边听会有轻快摇晃的感觉。
身处浅色的有圆圆边角的的士内,在黑、白、灰和点线面交错的地平线上一路飞驰,车帘和挂在一边的蕾丝手套都被风吹动了。

“这种我对自己的主权就叫作自由。”
“我也算一个。”

解宁:


“你走着瞧吧。”





安灼拉带着藐视他的意味估量着他: “格朗泰尔,你什么也不能:信仰,思想,志愿,生,死,你全不能。”

格朗泰尔以严肃的声音回答说: “你走着瞧吧。” (4.12.3)






“信仰。”



没有什么比信念更能产生梦想,也没有什么比梦想更能孕育未来。今天的乌托邦,明天的肉和骨。(3.1.12)


他的那些软弱无力、曲就退让、支离破碎、病态畸形的思想,把安灼拉当作脊梁那样紧紧依靠着。他精神的支柱离不了这坚强的人。在安灼拉的身旁,格朗泰尔才有点象人。(3.4.1)


他在窗子旁边,把手肘支在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柔神情望着安灼拉,对他说:
“你知道我信仰你。” (4.12.3)



“你一点信仰也没有。”

“我信仰你。” (4.1.6)








“思想。”



难道光不能照透人群吗?让我们再次呼吁:“光!我们坚持要有光!光!光!”谁知道有朝一日黑暗不会通明透亮呢?(3.1.12)


安灼拉展望前途,在未来昏暗的下摆下面,隐隐望见了一种恍惚有光的晃荡。(4.1.6)


“一切由光明产生,又回到光明。苦难在这儿遇到了理想,白昼在这儿拥抱了黑夜并向它说:‘我和你一同死去,而你将和我一起复活。’弟兄们,谁在这儿死去就是死在未来的光明中。我们将进入一个充满曙光的坟墓。” (5.1.5)


“从今早起,我便一直在等天亮。可直到现在天还不亮,我敢打赌,今天一整天也不会亮了。”(4.12.2)





“鼓起勇气吧,前进!公民们,我们向何处前进?向真理,它的显现犹如旭日东升。”(5.1.5)


人们热烈追求绝对真理,探索无边的远景;这绝对真理,凭着它本身的严正,把人们的思想推向晴空,并使遨翔于霄汉。(3.4.1)


格朗泰尔,因为疑心在他身体里蠢动,所以爱看安灼拉的信心飞翔。(3.4.1)






“志愿。”




“公民们,不论今天将发生什么事,通过我们的失败或胜利,我们进行的将是一场革命。”(5.1.5)


“你们的革命,在我看来,几乎是可有可无的。”格朗泰尔说。(5.12.2)





革命不就是改变面貌的行动吗?努力吧,哲学家们,要教导,要发射光,要燃烧,要想得远,要说得响,要欢欣鼓舞地奔向伟大的太阳。


“我们进行的将是一场革命。正好比火灾照亮全城,革命照亮全人类一样。我们的精神围绕着真理运转,好象群星围绕着太阳。”(5.1.5)


“天上的星,人间的戏剧,全是杂乱无章的。好上帝,这太过分了,但也还不够。我的朋友们,老天爷已经穷于应付了。一场革命,这究竟证明什么?证明上帝已经走投无路了。”(4.12.2)






到群众中去交结兄弟,传播好消息,不惜唇焦舌敝,宣布人权,唱《马赛曲》,散布热情,采摘古柏的青枝条。想想那扶摇直上的旋风。


“ 公民们,你们展望过未来的世界没有?城市的街道上光明普照,门前树木苍翠,各族人民亲如兄弟,人们大公无私,老人祝福儿童,以往赞美今朝,思想家自由自在,信仰绝对平等,上天就是宗教,上帝是直接的牧师,人们的良心是祭台,没有怨恨,工厂和学校友爱和睦,以名誉好坏代替赏罚,人人有工作,个个有权利,人人享受和平,不再流血,没有战争,母亲们欢天喜地。”(5.1.5)


“呵!这可怕的古老世界!人们在这世界上老是互相勾搭,互相倾轧,互相糟蹋,互相屠杀,真没办法!”(4.12.2)





“格朗泰尔,你肯替我帮个忙吗?”(4.1.6)

“要是他肯来找我,我是会跟他走的。”(5.12.2)








“生。”



“人类会被拯救,会站起来,并得到安慰!我们在这街垒中向人类作出保证。”(5.1.5)


“人是坏种,人是畸形的,蝴蝶成了功,人却失败了。上帝没有把这动物造好。人群是丑态的集成。”






突然他抬起头来,把金黄的头发朝后一甩,就象披发天神驾着一辆由星星组成的黑色四马战车,又象是一只受惊的狮子把它的鬃毛散成光环。


“所谓诗人,就是疯子。天神阿波罗。”(4.12.2)


“有一个暴动者,我听见大家叫他阿波罗。”(5.1.22)









“死。”




“共和国万岁!我也是一个。 ”(5.1.22)












这怪谁?


无人可怪!怪所有的人。


怪生活在一个不完善的时代。


此刻读者手边的这部书,中间不论有怎样的间断、例外或缺欠,从头到尾,从整本到细节都是从恶走向善,从不公正到公正,从假到真,从黑夜到天明,从欲望到良心,从腐化到生活,从兽行到责任,从地狱到天堂,从虚无到上帝。它的出发点是物质,终止处是心灵;它由七头蛇开始,以天使告终。

(Les Miserables 5.1.20)










“爱,你就是未来。将来谁也不再杀害谁,大地上阳光灿烂,人类只知道爱。”(4.12.8)


“这种我对自己的主权就叫做自由。(5.1.5)





“格朗泰尔,你什么也不能。”(4.12.3)


“我只懂得爱和自由。” (4.12.3)










每一张都很喜欢

幻電不发電:

整理一下这次去日本拍的照片,发个合集。
设备:iphone x
后期:美图秀秀